tinyurl.com f.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o.tinyurl.com ns4.tinyurl.com g.tinyurl.com p.tinyurl.com k.tinyurl.com tinyurl.com tinyurl.com f.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o.tinyurl.com ns4.tinyurl.com g.tinyurl.com p.tinyurl.com k.tinyurl.com tinyurl.com tinyurl.com f.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ns3.tinyurl.com o.tinyurl.com ns4.tinyurl.com g.tinyurl.com p.tinyurl.com k.tinyurl.com tinyurl.com tinyurl.com 这一跪 可怜天下父母心(图) - 大顺德 - Powered by SupeSite

你的位置:大顺德 >> >> 社会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这一跪 可怜天下父母心(图)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四川在线   发布者:kiss
热度938票  浏览167次 时间:2007年3月24日 07:19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编前一个男人、四个女人,流着热泪在闹市跪着挪动,为的是寻找那失踪的四个女儿……妈妈跪地,泪如雨下,撕心裂肺的求助,为的是拯救那身患绝症的爱女……

  我们从朱自清的《背影》中读到过这样的情节;我们从罗中立的油画《父亲》中看见过这样的内容;我们更从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中体味过这样的心境。而如今,鲜活的事例就在我们身边,在那一跪瞬间,巨大而深沉的父爱和母爱如此震撼,膝下黄金、做人尊严,此时此刻,已不再重要!
  有人说:“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它,就读懂了整个人生。”这,就是我们编发这两篇稿件的本意。

  这一跪,为真爱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跪在路边,挪动着一点一点前进。昨(22)日上午,为找回4名离家出走近一个月的少女,来自重庆铜梁的家长以委屈尊严的方式,泪洒成都街头,他们希望用自己的眼泪和爱,去打动目前不知“藏身”何处的女儿,还4户家庭以幸福。

  镜头横幅下,那一双双红肿的眼睛

  “还我女儿!爸妈生活不能没有你,请知情者提供线索……”一张醒目的黄色横幅下,是一双双浮肿的红眼睛。上午10时,清江东路成温立交桥下东侧,一男一女各持横幅一头,举起他们心中此刻最强烈的信念,另外3名中年女子头发凌乱,彼此搀扶着跟在后面,痛哭流涕。“谁看见我的女儿啊……你快回来啊……”5人都跪在路边,因为难抑悲痛,他们身子前倾,头几乎要碰着地面。跪一阵子再向前挪动一小步,一米远的距离几分钟也没有走完。

  成温立交桥下的交通因为5位家长的当街下跪变得拥堵,但不管路过的市民们如何劝慰他们“身体要紧”,他们铁了心不起身,“女儿都没有了,我要身体有什么用?如果找不着女儿,我们就跪着找完金沙附近所有的街道。”一位母亲坚决的话语令听者心酸。

  这1男4女分别是4位女孩的父亲、母亲和干妈,重庆市铜梁县西河镇人。“陈在凤”、“杜焕君”、“刘丹”和“何兴凤”,家长们用颤抖的手写下爱女的名字。4个女孩是初中二年级的同班同学,最大的一个才16岁,其他3个仅15岁,在2月27日学校开学报到那天集体失踪。

  电话别担心,她们在成都一切都好

  从失踪那天开始,4户人家结成同盟,包下汽车奔波于寻女路上。重庆、永川、铜梁……临近几个城市的主要车站和街头,洒满了家长们的足迹。

  在女孩们集体失踪一个星期后,陈在凤的家长接到一个“133”开头的电话,“听声音是个中年男人,说学生没有干坏事,喊我们家长放心。”几天后,另一个“135”开头的手机又打来,“这一次是个女的,说娃娃在成都金沙附近当服务员……”家长们寝食难安,不禁猜测女孩们是不是“被坏人控制了”。在此后的日子里,“133”开头的电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家长们“通报”一次情况,“每一次都说4个女孩儿一切安好。”可任凭家长们如何央求或许以报酬给打电话的人,都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回答。

  如今,两个号码,一个停机,一个关机。家长们不辞劳苦地查到其中一个电话的机主身份,再到此人所在单位一打听,他(她)离开单位已经八九年了,而另一机主又远在外省。4个花季少女离家20多天,一想到她们可能面临的危险,家长们决定抓住“成都金沙”这一重要线索,于几天前奔赴成都。

  进展来电话,两女孩身在崇州打工

  上午11时22分,家长们终于被劝上警车。据府南派出所的民警介绍,家长们前日下午就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目前正在辖区范围内全力寻找。

  昨晚8时许,记者接到消息,其中一位女孩刘丹傍晚的时候给铜梁家里打去电话,称她现在崇州一超市打工,家长们决定立即向派出所求助。

  记者随后拨通了刘丹的手机,电话那头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她称自己目前与陈在凤在崇州一家名叫“好客楼”(音)的超市担任收银员,与其他两名女孩失去联系,目前不知道她们身在何处。谈及离家出走的原因,刘丹没有做正面回答,只称她们4人来到成都后看到招聘信息就前去应聘了。对于是否有人指使以及“神秘电话”的来历,刘丹都予以否认。

  当记者问她想不想回家时,这个女孩的回答居然是:“我就想在这里工作啊。”

  “那你父母来接你,你会和他们回家吗?”记者问。

  电话那头的刘丹沉默半晌,“可不可以不谈这个问题……”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她才挤出一句“到时候看情况嘛”。

  晚上8时45分,记者从家长处得知,他们决定包个车连夜赶赴崇州寻找几个女孩。

  女儿身患绝症 妈妈跪求救救她!

  对9岁的中江女孩丽丽而言,读书是最快乐的事。即使身患白血病,“回学校读书”成了她对抗病痛的最大武器。女儿的心愿也成了妈妈的精神支柱。昨(22)日,在两次因经济窘困放弃治疗后,丽丽妈妈跪倒在成都街头,企盼通过众人的帮助,从死神手里将女儿夺回。

  医院门口妈妈跪求路人

  上午10时过,华西妇女儿童医院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跪在地上,手里举着一张告示,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从她憔悴的脸庞滑落。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大大口罩下是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面对周围人的注视,小女孩的眼神有些怯怯的。

  据这名自称叫邓江惠的妇女说,身边的女孩是她的女儿丽丽,今年1月份查出患了白血病,现正在华西妇女儿童医院接受治疗。

  “我娃娃现在病情缓解了,有50%的治愈机会了,她还盼着能回学校读书,但我们实在没钱治了,求求你们帮帮她……”邓江惠撕心裂肺地哭喊声,让围观市民无不动容。“快去给娃娃治病。”一位中年男子说完话,往女孩手里塞了300元。母女俩起身想追上去鞠躬感谢,但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曾经狠心放弃治疗孩子

  丽丽今年9岁,是中江县积金镇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邓江惠说,今年1月,丽丽和她去赶集,走到半路上,丽丽突然腿一软坐了下去,回家之后一直发烧、咳嗽。到中江县人民医院检查,竟是白血病。随后,华西妇女儿童医院确诊丽丽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

  来自农村的邓江惠两口子,听说治疗的费用要十多万,懵了,第一念头就是:反正也治不好了,放弃,让孩子好好度过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间。

  怎料,丽丽回到中江后,开始吐血、便血、高烧不退。夫妇俩四处筹钱,让她回到儿童医院进行化疗。快过年了,借来的钱早已花光,邓江惠再次萌生让丽丽出院的念头。“我自愿放弃给孩子治疗,一切后果自负。”说起当初签出院证明,邓江惠形容“像有把刀在割我的肉!”

  女儿大哭我要上学读书

  由于化疗感染,丽丽的肛门边长出一个鸡蛋大的脓包,没钱去医院,邓江惠只得在家用盐水为她清洗。但怎料脓包愈发肿大,丽丽肛门周围的皮肤已经溃烂,不停便血。“这次,娃娃可能熬不过去了吧。”邓江惠陷入恐惧和绝望中。

  年初五,丽丽的老师来看望她。一看到老师,生病以来很少流泪的丽丽放声大哭:“妈妈,我要上学读书,什么时候去报名啊……”丽丽的话犹如一记重拳,让邓江惠惊醒过来,“是啊,妈妈答应了你的,让你回学校读书……”

  当天下午,邓江惠揣着借来的钱,立即动身到成都求医。这一次,她对家人,也是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救我的女儿!”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华西妇女儿童医院儿童血液科。丽丽的病床依旧空空,母女俩不知去向。“肯定出去找钱了。”同病房的病友见说。谢璐方炜孙琪陈亚琴华小峰编辑:邱波
顶:64 踩:5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6 (29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5 (270次打分)
【已经有254人表态】
49票
感动
34票
路过
35票
高兴
24票
难过
25票
搞笑
28票
愤怒
22票
无聊
3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最新报道